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手链知识 > 正文

手链知识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手链之家2022-06-23手链知识140
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非物质文化遗产绳结艺术传承人胡林生近照

胡林生,新疆自治区级绳结艺术传承人,新疆工艺美术协会会员,新疆7坊街创意产业集聚区入驻艺术家,“无可”品牌创始人,新疆石木生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董事,独立设计师 、资深绳结达人,职业手作人培训讲师。主要作品有《莲花盛开》《石榴红了》等,公司原创设计新疆民族刺绣与绳结结合衍生品。2017年参加第12届北京文博会,2018年参加第14届深圳文博会,作品大受好评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工作中的胡林生

初次见到胡林生老师,他拿出了一件运用绳结手艺制成的项链

有心摩挲细看,纹路密致多样,盘旋环绕,引入观者思维心绪,如珠玉贯通。直至后知后觉握到两相衔接的一块古玉,触手生温、方才回神,忆方才的别有洞天,心生艳羡。

对面坐定的人却恰好开口:我非常羡慕现在的你们。

“我特别羡慕你们大学生。我16岁辍学,到了新疆阿尔泰,机缘巧合当了兵,在部队待了12年。” 胡林生说。

胡林生祖籍山西,最初接触绳结是八岁。在妈妈的指导下,经五年学艺,习得家传的绳结艺术基本技法。到新疆参军后,这门手艺是闲暇期间与战友的重要娱乐;2010年退役,12年的军队生活,在胡林生与社会现实之间竖起了一道隔膜。胡林生在因与社会“脱节”而苦恼时,重拾绳结,便出现了从兴趣转为事业的契机。

他直言:最开始做事业,是在“养活”自己的兴趣。他做手工首饰,同时也做一些流水线饰品的品牌代理,笑言“倒买倒卖”。在商场租下店面,夏销饰品、冬售御寒衣物,多是流水线产品,利润在那时也较为可观。这些利润的一部分,用来填补了手工银首饰的亏损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胡林生把绳结艺术当作养活自己的兴趣

2015年左右,以淘宝为主的网上购物的发展给了消费者越来越大的选择范围,实体商铺的收入不容乐观。而出人意料的是,胡林生一直作为“支出方”的手作配饰,慢慢得到了大众的青睐。

“手做的东西,感觉是不一样的,有温度。”显然,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与市场实践和手艺钻研打交道的八年,胡林生在经济效益与艺术价值之间慢慢摸索到了一种平衡,使得他在真实、完整地传承、运营传统绳结技艺的同时,组合创新各种技法,开发拓展绳结制品种类与纹样、造型。现今诞生的有珍珠绳结系列、各种文玩串珠绳结系列、老绣片和老银绳结系列、红莲花绳结系列等创新产品。

传统的绳结与现代社会的结合令人眼前一亮,加上亲手结绳、编织的温度,让每一件配饰都拥有了气息吐纳的能力,犹如远道而来的鸿雁与悄无声息抽芽的柳,在充斥着流水线生产与模板套路的当下脱颖而出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胡林重心与秦旭合作的作品《链接》

“消费者眼界在提高。许多经济不错的女性以前会追求国际品牌,现在慢慢跟以前不一样,大家对手艺人的一些作品开始更加重视和珍惜。”

胡林生于2016年成立了“无可”设计生活馆,在创新与推动绳结首饰创作上做了不少尝试。而绳结本身带有的原创性和古典情怀,为当下时代洪流中忙碌而容易浮躁的行者视若珍宝。

他的一次弯腰重拾,令行色匆匆的许多人放慢了脚步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胡林生的手工绳编作品

手工艺者在古代的境遇并不比商人好上多少,文人之流多求风骨逸气,画家更对作品“匠气”讳莫如深。而至现代,匠人之心却愈发珍贵。

胡林生对于手工艺者的身份,看得明晰且坦诚。对于绳结的艺术价值,他无比珍惜。这项艺术少有人了解,其价值也易为人忽略。在生活中,绳结最常见的用途是做人们脖颈手腕处的首饰,但绳结也多是做配角,观者注意力常放在玉是否温润通透、金银灿烂几何之上。即使有人知道胡林生在结绳上面颇有造诣,也往往是下意识地会询问“会不会编中国结”。

“这句话就理解错了,我不说会不会编,中国结里面它分很多种结。”胡林生只能无奈笑道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每次工作时最需要的就是专注

绳结延续至今,单单一些基础技法都分为:雀头结,凤尾结,四边菠萝结,秘鲁结,双联结,单、双向平结金刚结,蛇,圆型玉米结,方型玉米结,左、右斜卷结,宝结,万字结,十字结,锁结,轮结等几十种风格不同的变化结。

在材料上,选取范围越来越大。玉线、股线、金线、跑马线、扁带,甚至是棉线、麻线、腊线等均能用来绳结。不同质地和色彩的线,得到的绳结也风格各异。相互组合,再加上各种玉石金属等配件,其效果韵致各异,给创作者极大的发挥空间。

胡林生向笔者展示了一些作品图片,其配件除常见的玉器和金、银之外,还有绿松石、红玛瑙蜜蜡、烧蓝等。他还提到,前些年手串流行,绳结与小叶紫檀、菩提珠等结合搭配,能得到更为古朴静谧的效果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绳编艺术作品

除了传统中国风格的耳坠、项链之外,他还展示了几件颇具当代艺术风格的作品。编织的大朵红花挂坠于胸前,盘绕在头顶、腕间,错落而鲜明,远观大气且有当代装饰艺术风格,几可为时装走秀。走近细看作品,则是另一番匠心天地:材质为普通的蜡绳与绣布,绳结图案是莲花、宝相花、葡萄缠枝纹等传统元素,取高洁、吉祥与生生不息之意;边角衔接的平结、玉米结,亦暗含老一辈“延寿平安”、“五谷丰登”的美好祈愿;古质的银点缀其中,雕镂精美,作花蕊、流苏,与红结交相辉映。此外,还有几何形体架构的蓝色绳结作品,作为一顶帽子被模特戴在头上展示;用米色绳结盘绕的颈饰与头饰,笔直向上竖起,下悬一枚金属球……哪怕是走极简、极现代的风格,仍然有一种民族艺术气息扑面而来。胡林生说,这或许来自于他的一种“感性”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绳编艺术作品《莲》系列

没有少数民族标志性的图案,只是依靠千变万化的绳结的编织与搭配。提及创作心路,他坦言:“感觉怎么好看,就怎么编。”

这是一种在新疆闲适、自由的创作氛围中培养出的感性。而到了上海,接触到上海的艺术作品之后,胡林生却忍不住感叹:“他们太有设计感了。”

胡林生有遗憾,自己缺乏如绘画、设计之类的拓展技能,也缺乏一种现代社会的设计理念。他意识到,自己虽然在新疆一带得到了非常自然和自由的创作情感,但是仿佛也步入了一个固区。思维隐隐碰壁,受到某种局限。这使得胡林生有时会生出一种无力感。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绳编艺术作品

2018年胡林生到了上海,参加了由文化和旅游部、教育部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办,上海大学上海美术学院和上海公共艺术协同创新中心(PACC)承办的“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群研修研习培训计划(新疆刺绣研修班)”。多样的文化交流融合,还有上海都市带来的一种前卫、潮流和严谨有秩序的创作思路,使他受益颇多。在这个环境中的体验,与遇到的人的交谈,都让不同的思维有了碰撞和流动的机会,胡林生创作出了符合都市时尚审美的作品。设计师秦旭和胡林生经过多次沟通,合作完成了作品《链接》——一件融入了传统元素的黑色西装。外套的手巾袋由数种绳结组成,两侧低调点缀了两朵暗色小花,下续一排长纹装饰,似山川,如流水。整体在展现桀骜不羁的现代艺术态度的同时,又不着痕迹地融入了山水清风的民族感性。这次合作是传统手工艺与当代时尚的链接,如两人心意所言:“忘记过去,打破重来,链接未来。”上海之行,他满足且喜悦。

“我觉得特别高兴,认识这么多老师,接触很多与之前不同的是事物。上海是整个中国最前沿的城市,来到这个城市感受到的东西,通俗一些说就是给我‘洗脑’。值得我学习的东西太多了。”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绳编艺术作品

而对于当下的设计风气,胡林生也直言不讳:“有的设计已经模式化了。”一些都市化的设计容易趋于呆板和套模式。这使得“创新”越来越难。现在火热的餐饮业跟进服务设计,从取名到装修、logo、餐饮用具的设计都一条龙服务,而实际上这已经难以摆脱一种固定的套路。不同的甲方得到的是从同一个模板套出来的东西,设计成了一个公式,成了冷冰冰的代码,而不是匠心或创意。

胡林生对设计的感受与定义,让人想起日本著名设计师原研哉的叙述:“设计不是一种技能,而是捕捉事物本质的感觉能力和洞察能力。”

奇妙的绳结,绳与结的艺术

绳编艺术作品

2018年年初,胡林生去了乌鲁木齐的三所小学、一所中学进行了绳结艺术的讲课普及。之前就曾应邀在军营、学校授课,平常偶尔也会去大学讲大课,宣传绳结文化。而其实大部分的时间,他还是在钻研绳结艺术,思虑传统与当下市场的结合。

他笑言,自己可能无法说出文气十足、响应政策的官方话语。相比 “新疆非物质文化遗产---绳结代表性传承人”这一个身份,更贴切他的,是一个需要考虑实际吃饭问题、也喜爱着绳结艺术的烟火世人。而比较幸运的是,他的兴趣成了事业。

中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,如木雕、刺绣、绳结之类,世人多是“赞其美而远其艺”。这些艺术的美妙别致、深远文化,为人感叹,而由于它的普及程度和使用程度较低,非遗艺术总是难逃“冷门”二字。年轻人常会因其收入的不确定性,对其敬而远之。

胡林生也坦言,这项事业不易。绳结手工艺人的这份工作,收入确实不多,甚至收益只是近些年开始的。而最初的他,走出部队,看着日新月异的社会,有困惑茫然,却不甘心从此碌碌无为。手持明知冷门的绳结,怎么也放不下。

“出来以后其实很想做点事情,或者当时单位也可以分配工作,就是朝九晚五的生活,一个月可能4000块。但是我觉得我还年轻,我想奋斗一下。但现在回头看,我觉得我做的是对的。”

坚持你想做的事情。不要害怕独行。

汨罗江水汤汤,结屈子大义:

心圭结而不解兮,思蹇产而不释

汉时明月满,结古人情思:

著以长相思,缘以结不解

而他手中绳结,盘旋缠绕,丝路相接

衔古今文化、令玉璧重圆。

作者:王子冰 李津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